• 您当前位置:
  • >
  • >
  • 国际老龄
【国际资讯】应对老龄化出奇招:日本欲打造“终身不退休社会”
2018-09-18 11:28

全球化的进程,推进了全球经济的蓬勃发展,经济水平的提升意味着生活质量的不断提升,全球人均寿命都在不断提高,尤其是发达国家。这也让这些国家不得不面临日趋严重的老龄化。

日本是比较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为了摆脱低生育陷阱,估计能用的招都试过了,人们的生育意念一旦逆转,再想转过来,耗费近二十年的时间还是不见成效,后继无人的窘状严重影响社会的运转。

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发生,带来最严重的影响便是对日本经济的冲击。

首先,在如今的人口结构下,劳动力急剧减少,这也是为什么日本鼓励老年人不退休、再就业的直接原因,同时,在特定行业,比如看护类,鼓励用机器人代替护工节省劳动力,然而,这些措施也无法阻挡劳动力人口越发不足的事实。

其次,老龄化人口的增多意味着养老金等福利制度压力上升,难以为继。而养老金产生的缺口最终还是需要年轻人通过努力工作来填补,于是,年轻人之间在重压之下只有悲观的预期,整个社会因此形成恶性的循环,没有一丝积极的气息。

此外,少子化和老龄化还带来消费的低迷,街道冷清、商店关门只是表象,在消费低迷带来的内需不足下,经济无法得到有效的拉动。自从2011年至今,日本的GDP增速仅有2013年达到2.0%,其余时间均不足2.0%,2018年上半年的GDP增速仅为1.0%,从目前来看,2018年日本央行全年2%的通胀率目标也很难实现。

自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日本社会的老龄化人口一直在不断攀升,早在1960年,老龄化人口比例仅为5.7%,30年之后的1990年,这一数字已经达到了12.0%,而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后,随着泡沫经济的破灭,少子化社会来临,老龄化人口快速升到,到2015年,老龄化人口比例已经达到了26.7%,这已经是世界最高水平。

在老龄化的同时,还有少子化的问题,在2006年到2016年的十年间,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仅在1.32-1.45之间,这一数据是无法维持人口更替水平的,而到了2017年,日本全年出生人口不足95万,要知道,日本的总人口可是接近1.27亿。也就是说,即便再过个几十年,在少子化也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日本社会的老龄化只会越来越严重。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9月3日接受了《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他强调,未来将会实施3年大改革,将日本打造为“终身不退休社会”。

提到在舆论调查中日本民众的关心程度较高的社会保障领域将讨论哪些改革时,安倍表示,希望利用接下来的1年时间,打造不论到多大年纪、只要有意愿就能参加工作的“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将推进评价和薪酬体系的完善,讨论将继续雇用年龄提高至65岁以上。还打算推动社会招聘的大幅增加。作为劳动方式改革的第二轮举措,希望果断推进终身不退休时代的雇用改革。

安倍还表示,计划利用接下来的2年时间,以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作为前提,推进医疗和养老金等涉及社会保障制度整体的改革。(日本的)医疗保险此前主要是针对患者的给付,为了能延长健康年龄,包括适龄劳动者在内,将加强对于预防和健康的鼓励措施。关于养老金,将讨论即使超过70岁仍可自由选择领取起始年龄等情况。为了构建所有年龄层人群都能安心的社会保障制度,希望利用3年时间推进大规模改革。

安倍晋三的话基本意思包括三点:

先用1年的时间让人们接受“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的理念!

再用接下来2年的时间,让人们开始进入“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

差不多3年的时间,日本社会进入“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以此推进医疗和养老金等涉及社会保障制度整体的大规模改革。

做事情有条不紊,不搞一刀切,依然渐进式推进各项社会制度的变革,很是符合日本的工作风格!

日本社会担心75岁以上的所谓“后期高龄者”的医疗费负担将会增加。对此,安倍认为,在推进涉及社会保障整体的改革的背景下,希望考虑给付与负担的均衡。

这项改革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讨论,以我国的传统观念来看,进入老年之后本该是颐养天年的赋闲时光,男性60岁、女性55岁的退休年龄虽说已然不低,但很多人在到达法定年龄之前已经是内退、半退休状态,终身工作的动议似乎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不过,若是结合日本目前老龄化、少子化的现状,也能对这项改革作出理解。

而此次安倍提出打造“终身不退休社会”的改革计划也不是第一次针对人口老龄化的举措,在此之前,日本政府已经提出数个人口增长战略,包括促进女性就业、建立生育基金等一系列措施。但是从目前取得的成果来看,依然是收效甚微,低欲望社会仍将在日本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实际上,人口老龄化并不是日本社会的“专利”,而几乎是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的通病,虽然我国尚且不属于发达国家,但是近年来也饱受人口老龄化的困扰。根据联合国公布的数据来看,我国劳动力的“中坚层”,即25-44岁的人口在2013年的时候已经见顶,占全国人口的33%,自那之后,这一比例一直呈下降的趋势,虽说目前我国也已经采取包括全面放开二胎在内的措施刺激生育,不过出生率依然是不见上涨,而且随着人均寿命的增加,老龄化加剧似乎已经不可避免。

延迟退休大约是人们能想到的解决老龄化最显而易见的方法,后继无人那就现在干活的人多干几年。虽然治标不治本,但是多少能缓和社会用工矛盾。

这样的措施实施起来也不会那么容易,有的措施缓和,有的激化矛盾。

普京呼吁人们支持延迟退休。

俄罗斯的老龄化也十分严重,硬汉普京想把工人的退休年龄提高的65岁,然而引来的是各地大小不断的抗议示威,人们纷纷表示:“活不到领退休金的时候”!强硬如普京,虽然苦口婆心讲道理,也不得不在民意面前低头!

然而,日本的退休年龄延长到70岁了,依然还不够。

老龄化的危害在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彰显的淋淋尽致,日本尚且是先富后老的,对于世界一些“未富先老”的国家而言,比如俄罗斯,发展经济改善人们的生育意愿才是上策,退休固然可以延迟,甚至工作一辈子,但是,青黄不接的人口断层必然会引起其他更严重的社会问题,治标是临时对策,治本才是根本!

既然几乎无法逃避人口老龄化的现实,那么应该如何面对呢,以日本作为前车之鉴,我国也可以采取多项措施应对人口老龄化。

一方面,在老龄人口不断增加的背景下,老年事业的规划和设计就显得尤为重要,家庭养老与社会养老相结合或许是更为有效的方式。对于有意愿继续从事事业的老年从业者,可以提供相应的岗位,不断的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源参加老年事业的建设中,对于乐于颐养天年的老年人,也要以完备的养老体系确保其能够实现安度晚年的需求,同时,提供更多老年人所需的生活、娱乐商品和服务,让老年人也为拉动内需贡献一部分力量。

另一方面,对于年轻人的培养至关重要,有效劳动力人口数量的减少几成定局,那么,对于劳动效率就要有更高的要求。在这方面,不仅是要求高校对于人才的培养更加具有针对性、专业性,更要求企业在人才入职之后工学并重,继续进行培养,提高成材率既是将来个人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全社会经济发展的必要选择。

最后,要尽量降低年轻人的生活成本。过高的生活成本是目前大部分年轻人努力不足,欲望不够的重要原因,例如过高的房价令大部分人看不到买房的希望,即便是咬牙购买,也要掏空上一代一辈子的积蓄,这着实打击了人的积极性。只有降低生活成本,才能从根本上激发年轻人,以保证经济健康发展。